当前位置: 首页 >> 模具加工设备/配件

有妖气客栈第五十二章异兽彘

2020-05-19 0人读过

有妖气客栈 第五十二章 异兽彘

楚辞三人被庄子生安排的仆人请上摘星楼,

寻味斋内高楼林立,其中最高者便是这摘星楼。它在扬州城内仅次于城主府的八咏楼。

周九章站在窗口,见楼下行人如蚁,气喘吁吁道:“庄子生这孙子肯定是故意把地方安排在高楼上整我。”

他喘匀些又道:“若不是为了看这孙子笑话,我才不上来。”

卜居微微皱眉,“在客栈住一晚,怎变的粗俗了。”

楚辞微微一笑,“他本来就是个粗人,跟更粗的人在一起,免不了被带坏。”

幸好余生不曾在此,不然非得和他辩驳一番,余掌柜一直自诩为文明人的。

仆人进去禀告后,庄子生很快出门相迎,在他身后跟着的正是蔡家小公子。

关于狗子名字的来历,在客栈时余生曾向周九章提了一句,他就牢牢记住了。

现在见到蔡家小公子后,周九章不由得想起客栈狗子来,情不自禁的咧嘴道:“嗬,狗子也在啊。”

“狗子?”一身白衣的庄子生一顿,环顾四周,“谁是狗子?”

周九章指着蔡家小公子,“他呀。”

蔡家小公子莫名其妙“周公子是不是认错了?某是蔡明,赏心楼蔡家的。”

周九章故作憨厚的摸摸脑袋,“还真是记错了。”

庄子生冷眼瞥他一眼笑道:“楚兄,庄某刚得到一精美瓷器,正好请你掌掌眼。”

楚辞谦虚道:“掌眼不敢说,长眼才是真的。”

他们携手进入房内,窗户开着,不远处湖上风的刮进来,吹动纱幔。

房内已经有不少貌美佳人在候着了,有头有脸的公子哥儿也来不少。

他们见到楚辞三人后,纷纷站起来拱手问候。对于他们而言,这四大家族的公子都是惹不起的。

随着庄子生拍手,美酒佳肴被一一摆上桌子。

若是往常,周九章早胃口大开了,只是今日有庄子生碍眼,他又尝过余生厨艺,再看这些不免有些食欲不振。

他拉住侍女,“有没有包子?”

侍女摇摇头,“公子若要,我让厨子去做。”侍女说。

“要小点儿的,里面灌上汤汁。”周九章嘱咐。

“我去问下厨子。”侍女有些为难的退下去了。

庄子生自然不会放过嘲笑的机会,“我记着周兄弟的口味很叼的,怎么现在吃起包子了?”

其他贵公子也好笑的看着周九章。他们在家里吃包子的机会也不多,遑论来大名鼎鼎的寻味斋吃包子了。

周九章得意的瞥众人一眼,道:“你们是蝉不知雪,见识浅薄,不怪你们。”

“嘿,周九章你什么意思?”在座的人不服气了。

周九章趾高气昂道:“怎么,冤枉你们了,你们享用过那白嫩的美食?”

“踩狗屎运吃过一次,你还没完了。”众人揶揄他,关于这个,周九章炫耀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。

“不好意思,哥们又踩……”周九章话说半句,才醒悟过来,“啊呸,你才踩狗屎运了。”

他继续道:“我最近又尝到一种美食,把汤汁灌在小包子里,那才是真正的美味。”

“那小包子软嫩鲜香,一口咬下去,汤汁四溢……”周九章炫耀般的形容着,把自己和旁人口水都勾起来了。

“周九章,你在哪儿尝到的,难道寻味斋有新美食了?”有人奇怪的问。

“这美味名为灌汤包,至于哪儿尝到的,”周九章得意一笑,“我就不告诉你们。”

众人纷纷谴责周九章,被喧宾夺主的庄子生道:“大家莫被周兄弟骗了,我不信有寻味斋没有的佳肴。”

他看着周九章,“现在周兄弟不就在让厨子在做?”

“对,对,对。”众人点头,“若寻味斋也没有,那岂不是砸了刘掌柜的招牌?”

“是谁要砸我寻味斋的招牌?”一人笑呵呵的说着,很快迈进了屋子,正是寻味斋主人。

他留着山羊胡,高高的身材,修长贴身的黑色长衣。

他的名字从来不被外人知,扬州城的人只知他姓刘,人称刘掌柜,传说来自于浮玉山。

浮玉山在因一异兽而被人们所熟知,其状如虎而牛尾,其音如吠犬,其名曰彘,好食人。

因这刘掌柜又做着奴隶生意,是以被扬州人背后称呼为刘彘。

众人将周九章方才说的灌汤包说了。

刘掌柜笑问:“周公子,这等简单吃食在哪儿吃的,竟让你念念不忘?”

周九章才不会把客栈说出去,“一乡野小店。”

刘掌柜也没再追问,他这番是来见识让庄子生大张旗鼓显摆的宝贝的。

庄子生被周九章喧宾夺主正皱眉呢,听刘掌柜来意后当即得意道:“刘掌柜也是有见识的,正好帮我鉴赏一下。”

他回头让蔡明取出来。

这时瓷器已经换盒子了,又被柔软名贵的丝绸层层包裹着。

其他人都围过来看这盒子中的宝贝,唯有楚辞三人无动于衷。

庄子生抬头见了,以为三人是面子挂不住,愈发得意了。

他拨开楚辞这面围着的公子哥儿,“大家让让,让楚兄看清楚点儿。”

众人也知他们暗中较劲,各自让开了。

蔡明甚至识相的向楚辞这边倾斜点儿,一层一层拨开,露出了端庄秀美的青花瓷瓶。

“哇。”众人惊叹。

楚辞三人勉强的故作嫉妒下,正好被笑着抬头的庄子生看见了,这让他愈发得意。

只是,周九章你“哇哇”的惊叹个鬼啊。

“周兄弟,你居然也看得出这瓷器的不凡来?”庄子生随口问一句。

周九章想骂人,只是口拙讷言,暗恨在余生处学少了,只能揶揄道:“我这不是配合你表演么,你就不能视而不见?”

庄子生一时尴尬,暗骂自己多问一句作甚,真是吃饱了撑着。

“咦?”真正的演员开始表演了,卜居奇道:“楚兄,这瓷器很眼熟啊,是不是你想买人家却不卖的那个?”

楚辞仔细端详一下,艳羡道:“对对对,庄兄弟,你怎么买来的,我当初出十贯他都不卖。”

“买?”庄子生得意道,“物华珍宝,有德者居之,当然买不到了,这宝贝是主人拱手相送的。”

楚辞摇头,“唉,庄兄弟真有面子,我百般央告,主人只是不卖,最后换给我些破瓶烂罐。”

庄子生道:“看这瓷器之精美,即便破瓶烂罐也一定不凡,楚兄不妨让我们见识见识。”

“算了,算了,还是不献丑了。”楚辞不答应。

越是如此,庄子生越不放过他,“鉴宝,鉴宝,一定得有个高低真假才是,楚兄千万不要推脱。”

“好吧,那我就让大家看一下。”楚辞故作勉强的说。

气血不足的原因
尿毒症
咸宁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

mg4355电子娱乐-mg娱乐场4355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