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> 模具加工设备/配件

狂武仙途第一百二十章栽赃陷害噬灵蛊

2020-05-19 0人读过

狂武仙途 第一百二十章 栽赃陷害,噬灵蛊

罗天虹笑道:“你我都是水里的鱼儿,假如有一天水被抽干了,咱还能活吗?”

顿了一下,又道:“皮之不存毛将焉附,倾巢之下焉有完卵!如果国家都被人侵占分割了,我还能当东苍郡王?你还能安安静静地修炼?人无远虑必有近忧,别以为我说的这些跟你眼下好像关系不大,实则迫在眉睫,你我必须早作打算,未雨绸缪。”

罗凌眨了眨眼,神情微微一凝,问道:“王兄打算如何应对未来局势?”

他觉得罗天虹不像是一味地忽悠,更不是侃侃而谈,而是发自内心的隐忧。

一个人说话的表情和肢体语言可以作假,但内心世界通过眉宇和眼睛折射出的内涵做不了假,凭前世阅历和经验,罗凌隐隐绰绰地窥测到他内心世界的冰山一角。

罗天虹说道:“你这个问题,我待会儿再回答,你听说过东陵事件么?”

“东陵事件?”

罗凌疑惑地摇头。

罗天虹神情凝重,隐隐透出一丝缅怀,说道:“我的父皇在世时,励精图治、浸心朝政,百姓安居,军力强盛,金轮和紫枫皇朝不敢进犯秋毫,派使者跟我朝缔结互不侵犯条约,到头来却死得不明不白!我的大皇兄、前太子殿下罗天铭,为人勤勉仁厚,颇具父皇治国理政之才,却被人栽赃诬陷,落了个‘勾结异族弑父’的罪名,被我那三皇兄抄灭满门。他们都被安葬在九龙山南麓,世人称那里为东陵……”

说到这里时,他露出悲愤,眼瞳内蒙上了一层水雾,泪光隐现。

被人栽赃陷害?勾结异族弑父?

罗凌大吃一惊。

或许是因为楚良怕打击到他,做出冲动之事,故而没把这些相告。

这还是他第一次听到,心中瞬间涌出一股强烈愤慨。

通过此前楚良的表述和罗天虹的直白,他相信自己的父亲绝不会做出“勾结异族弑父”这等丧心病狂之事。

还有,他此前猜测先皇之死跟罗天彦急于上位有关,如今基本得到了证实。

那么,这个栽赃陷害、贼喊捉贼的人就呼之欲出了。

三皇子罗天彦!

见到罗凌露出异色,罗天虹不解道:“凌弟,我说的是前朝往事,跟你关系不大,你为何如此激动?”

罗凌强压下怒涛,收敛心神,挤出一丝笑容,装出一副很好奇的样子,说道:“我只是很好奇,不知王兄的大皇兄、前太子殿下是不是真的跟异族有染?如果真是这样,那就太可怕了!”

他希望听到罗天虹对先父的更多评价,顺便进一步试探。

“绝无可能!纯属栽赃陷害、子虚乌有!”

罗天虹斜睨了罗凌一眼,说道:“你不了解我的大皇兄罗天铭,所以不怪你。该说的、不该说的,我都跟你说了,索性一杆子撸到底,跟你明说了吧,我怀疑就是我那三皇兄、当今圣上罗天彦跟异族有染,正是他贼喊捉贼,诬陷大皇兄,目的是扳倒他,取而代之,好登上皇位。而且我怀疑,就是他勾结异族高手谋害的父皇。”

罗凌心说不用你告诉,我也料定是他了,问道:“拿贼拿赃,捉奸捉双,圣上有什么凭据说先太子殿下勾结异族弑父?”

“唉!”

罗天虹重重叹了一口气,说道:“我那大皇兄唯一软肋就是大皇嫂柳婉茹,她曾是域都夜枭门地字号杀手,被罗天彦翻出老底,硬说是她联手大皇兄谋害的父皇,还派人到太子府搜出异族剧毒噬灵蛊,而父皇正是被人下了噬灵蛊,不久便仙逝而去。”

“有了这些所谓的证据,罗天彦便派出大批高手,甚至动用了皇室底蕴,抄灭了太子府,我那四岁侄女罗梦寒和管家事发时不在场,幸免于难,尚在襁褓中的侄儿被大皇兄手下忠士救出,从此音讯了无,生死未卜。除了他们仨,太子府其余二百七十余口尽遭毒手,可怜大皇兄和皇嫂还被曝尸三日。”

“唉,好端端的太子府,顷刻间家破人亡!可惜,我那时年幼,无力阻止……”

说到这里,罗天虹面露悲恸,低头沉湎于那段诡谲、惨绝的血腥往事。

噬灵蛊?

罗凌微吃一惊,这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剧毒,而且来自异族。

难道是噬灵散的升级毒药?

后面的部分,他已经听楚良说过,虽毫无二致,却也再次勾起了熊熊怒火。

对于在太子府搜出噬灵蛊,他不用想也知道是三皇子罗天彦栽赃陷害。

如果先皇爷爷真的是父母所害,罗天彦根本不可能从太子府搜出这种毒药。

罗凌平抑了一下心绪,问道:“王兄对噬灵蛊知道多少?”

罗天虹应道:“当时我才九岁,没见过这种蛊毒,只听说此毒转噬脏器,极其歹毒,别的一无所知。”

罗凌又问:“王兄刚才说的东陵事件又是怎么回事?”

罗天虹说道:“大皇兄严于律己,待人宽厚,勤勉协助父皇梳理朝政,深得父皇赞赏和百官爱戴,人缘极好,身边围聚了一批忠义之士,在他遇难后,许多人受到了打压和排挤,直至大皇兄十年之祭时,昔日故友和一些在职官员聚集东陵,呼吁朝廷彻查当年惨案,替大皇兄洗刷‘勾结异族弑父’罪名。此举激怒了皇帝,派重兵围剿,死伤了很多人,仍有一些人侥幸逃脱出来,现正被侍卫部列榜悬赏、搜寻追剿。”

“跟你说这些的目的是想告诉你,虽然皇帝倒行逆施、竭力弹压,但公道自在人心,当年冤案必须查明,罪魁祸首必须伏法,朝纲必须整治,我朝必须自强!”

罗凌心中暗暗点头,深有同感。

以他的心智、阅历和经验,结合楚良所言,足能判断出,罗天虹所言基本属实。

这也是他的直觉。

他的直觉从未出错!

同时他也确信,这位王叔正在筹谋振国兴邦的大事,甚至已经积蓄出一股强大的力量。

不管他是出于公心还是私利,在大方向上并没有毛病,跟他也没有冲突。

他倒是愿意为此贡献一份力量。

至少,罗天彦他杀定了,血债必须血偿!

另外,他也不愿意罗氏先祖打下的江山分崩离析,百姓遭难。

如果这位王叔真的有一颗强国利民的公心,那便值得辅佐。

只是不知罗天虹究竟打算让他做什么。

于是说道:“王兄,既然话已经说到这个程度,你就直说吧,需要我做什么?只要出于公心公义、合情合理,我绝不含糊。”

“好好好,好一个公心公义、合情合理!果然没看错你!”

罗天虹大悦,起身说道:“我现在可以说出找你的真正用意了。”

宝宝脸有点黄怎么回事
经络疏通后要注意事项
柳州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

mg4355电子娱乐-mg娱乐场4355手机版